刘炜:探索信息服务的新形式
2009-02-20  作者:互联网 

  本期的访谈专家是上海图书馆图书馆学情报学研究所所长、数字图书馆研究所所长刘炜。作为2008中国商务资讯机构年度评选的评审专家之一,他对于数字图书馆的平台建设、内容组织及管理等方面有着颇深的研究,对于商务资讯市场的现状与问题也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

  穆琳琳 张力:作为专业用户和图书情报专家,您获取工作所需资讯的途径有哪些?

  刘炜:我平时的工作主要在科技方面的信息获取上,这其中也包含了一些商务资讯的获取。

  我首选的获取信息途径是通过互联网搜索。另外,还会通过很多web2.0社交网络的交流渠道获取需要的信息,例如RSS订阅的信息等,我也曾经自己用工具建立起一些交流的渠道。更加专业的知识就会去特定的数据库去查特定的文章,这方面图书情报机构订购的大量二次文献和全文数据库,往往能发挥独特的优势。

  穆琳琳 张力:您所致力于的图书馆情报在内容源组织、平台建设、内容管理及评价标准方面有着怎样的特点?

  刘炜:图书情报由于历来就是以“信息组织”和“知识组织”为己任,因而常常是IT技术应用的先锋。例如MARC这种最早的“元数据格式”产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主题词表等规范的知识组织体系也在差不多时候就被引入情报检索领域;目前大行其道的“数字图书馆”概念常常被人追溯到1945年万尼维尔*布什的《As we may think》这篇文章。这些“前互联网”时代的辉煌常常并不为人所知。但其实直到目前图书情报领域依旧在为基于Web的信息和知识组织者贡献力量,例如语义Web技术中与元数据、知识本体、规范控制相关领域,还活跃着大量的图书馆学和情报科学的专家。这些领域的进展将会决定Web未来的发展方向,其重要意义不可低估。

  穆琳琳 张力:图书馆情报平台与商务资讯平台有哪些不同与相同之处?

  刘炜:图书馆情报服务平台与商务资讯机构平台最大的不同可能不是技术上的,而是机制和模式上的。图书馆是公益性的,是文献资料的共享平台,不以盈利为目的,目的是使情报流通更顺畅,虽然也可能会有一些增值服务,但常常缺乏有竞争力的服务或产品。而商务资讯机构需要盈利,开发增值服务是其主要目的。两者面临着一个同样的问题,即怎么组织数据、怎样进行内容管理等。

  穆琳琳 张力:就您了解,当前在信息服务这个领域,主要的信息源可分为哪几类,提供的产品和服务是什么?

  刘炜:当前由于搜索引擎的强大功能,从互联网获取信息是一个最常用的途径。二是,纵向的、专业的,行业性的门户网站。三是商务领域某些特定的服务,专业的信息源。此外,就是传统的媒体领域,传统的行业学会、协会会议报告、统计年鉴甚至某些行业的“关键人物”等。

  信息服务市场仍处在探索时期

  穆琳琳 张力:企业对有价值信息的需求的增加,催生了很多专门提供信息服务的商务资讯机构,您如何看待商务资讯机构的产生?

 

  刘炜:20世纪80年代国内的情报业是非常发达的,由于当时是计划经济背景,企业还不具有充分的自主意识,企业的情报需求都是由专业的情报机构进行满足,企业不用负担这笔费用。市场经济的初期企业对于情报的需求常常直接体现在企业的管理和技术人员身上,并不需要专职的情报人员,或者说情报的作用在这类企业中还没有充分体现,大多数中小企业也负担不起这个费用。

  随着市场经济的逐步完善,很多大型企业迅速发展起来,这类企业对于信息的需求比较全面,一方面大量信息的冲击,需要有人来过滤,另一方面企业本身又不养不起一个专业的信息部门,此时专业的信息服务机构就有了市场利基。

  穆琳琳 张力:您如何看待当前国内商务资讯市场的发展状态?

  刘炜:我认为当前国内的商务资讯市场仍处在探索摸索的时期。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给信息资讯业的发展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使得对信息流的分析变得越来越困难。资讯机构确实能起到很大的作用,能提供更加深度、专业的服务,但是商务资讯机构会面临的问题即是成本较高,因此,商务资讯机构的信息需要是可重用的,这样就需要用到最新的信息技术,借鉴新的服务模式(例如Web2.0),才能最大程度地发挥信息服务机构的优势。

  但是信息资讯机构的发展在当前仍面临着很大的困难。因为信息总是跟人走的,加之信息行业本身的成本比较高,需要合适地利用技术并能在满足需求的情况下,把成本分摊开。咨询机构的核心竞争力可能在于如何形成独特的业务模式,使自己的资源优势或者技术优势能够服务更多的人。

  穆琳琳 张力:据了解,国外信息服务市场和商务资讯机构已经比较发达,您认为,国外有哪些模式可以给我们一些借鉴?

  刘炜:国外的商务资讯机构是比较发达,但是国外小的资讯机构非常多,他们的发展模式都很独特,有些大的咨询公司兼做商务资讯服务,他们往往依靠咨询公司的背景、优势来做,有着自己的一套方法。

  穆琳琳 张力:以用户或图书专家的身份,您对国内商务信息服务机构的发展在内容建设上有哪些建议?

  刘炜:在资源组织方面,用户的情报或资讯需求实际上自己很难表达清楚,需求提得很模糊,这会使得资讯机构提供的东西很难满足其需求。这就要求商务资讯机构要有创造力。苹果公司和索尼公司能有很大的市场空间,在于他们不是跟着用户的需求走,通过创新找到自己的利润点。

  穆琳琳 张力:以用户或图书专家的身份,您对国内商务信息服务机构的发展在平台功能方面有哪些建议?

  刘炜:一个很好的趋势是,当前技术的可能性已经非常大,特别是Web2.0技术,这将带来许多新的业务和服务模式,例如形成用户社区,或利用UGC(用户创造内容)来不断优化、丰富自己的平台,产生新的竞争力。因而,商务资讯机构要敢于试验,通过对于技术的一种灵感、结合用户的需求,探索出很多信息产品的组合方式,然后将想法体现出来。在提炼系统方面,国外强调情景的设计,按照情境来适用,这要求有更开放的平台。

  穆琳琳 张力:以用户或图书专家的身份,您对国内商务信息服务机构的发展在服务方面有哪些建议?

  刘炜:信息服务机构要多跟自己的用户交流,多打交道才会有感觉,知道用户需要什么样的服务。商务资讯机构需要经常推出一些新的服务形式,将资讯包装成不同的产品及服务形式。通过创造力、不断交流,将闪光点转化为流程改变和新的服务形式,这需要企业具有较强的综合能力,

  后记:

  在刘炜看来,信息服务业还有很多问题亟待探索,这个行业正处于一个空白期,需要更多的资讯公司来大胆尝试。在这种状况下,谁先走一步,后来者就很难赶得上。当前的信息服务业发展中,凭空说哪种模式是最好的非常难,资讯服务机构需要通过试验找到适合自己的模式,实现信息的重用和企业效益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