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识管理预测与分析
2010-01-18  作者:田志刚 

  中国知识管理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积累了经验也收获了教训。随着国内外经济形势的变化和国内组织管理水平的提升,随着研究者对知识管理研究的深入、实践的丰富和技术的进步,我们认为中国知识管理已经进入升级换代的阶段,表现为以下趋势:


  趋势一:更加重视知识管理的知识传播


  知识管理在中国传播十年有余,但什么是知识管理、尤其是知识管理对于不同业务和岗位的影响是什么、如何做,对于大部分管理者还没有形成明确的预期。对于自己不能把握的事情,没有人愿意去做,所以从知识管理的长远来看,必须重视知识管理的知识传播。


  这个阶段的知识管理传播已经不仅仅是告诉大家“知识管理好”的问题,而是知识管理对于“我有什么好处”,对于我们的工作、我的部门、我的岗位如何好,为了取得“好”的结果,我需要做什么、如何做。


  在知识管理的知识传播中应该避免两种倾向,第一是将知识管理“神圣化”,言必称隐性知识,将知识管理捧上“云端”;第二个就是将知识管理“泛化”,“KM是个筐,什么都往里装”,让人搞不清楚知识管理到底应该干什么。


  知识管理的知识传播涉及到社会层面、行业层面、组织层面和教育层面,需要方方面面来共同推动。在准备和已经开始知识管理实施的企业,为了知识管理目的的达成,对于不同的受众要采取不同的传播策略和内容。比如KMC就将组织内的知识传播受众分为高层、中层、知识员工和知识管理从业者,分别对应者沟通会议、管理层的KM、智慧的员工和从知到行培训等内容。在教育层面,已经有众多的高等院校开设了本科生的知识管理课程。


  KM知识传播的目的是让受众认识知识管理、理解知识管理,进而知道如何参与和推动自己所从事工作的知识管理内容。


  趋势二:知识管理研究和KM实务界将更加紧密结合


  知识管理是学术研究的热点之一。在高校和各类研究机构里不同专业的专家们从各个角度研究知识管理的问题。最近几年,关于知识管理的实践也如火如荼。但在研究和实务的中间有一条鸿沟:实务的不知道研究者在做什么,他们也没有去向研究者那里获取知识的习惯和渠道;研究者不知道实务界在头疼什么问题,所以不免会闭门造车。


  但这种状况在改变,有越来越多的研究机构和团队正与实务界更紧密的合作,从客户的问题入手,用更加科学、先进的方法对现状进行研究,提出更符合中国企业现状的解决方案和发展方向。由中国人民大学信息资源管理学院发起的中国知识管理实验室在这方面做了有益的尝试,湖北大学企业档案与知识管理研究中心等研究机构也强调了与企业、实务界的互动与合作。


  趋势三:吸收KM最佳实践,知识管理实施开始重视知识管理规划


  作为组织的一项基础管理职能,知识管理涉及到组织的战略、文化、员工、流程、制度、IT技术等多个方面的因素。所以,知识管理实施过程涉及因素较多,成功的知识管理实施必须有一个科学、客观的知识管理规划。


  在初期的知识管理实施中,许多项目的过程没有规划。或虽然名义上有规划,但实施规划却是有IT软件厂商提供,其规划的内容只能是围绕软件功能转,不能成为一个客观、科学的知识管理规划,无法真正指导企业的知识管理实施过程。


  越来越多的知识管理实施企业已经认识到知识管理规划对于组织知识管理的价值。知识管理的规划是知识管理实施的指南和纲领性文件,它需要吸收国内外知识管理的最佳实践,规避之前同行业企业和机构出现过的问题和风险,深入分析本机构的现状、目标和知识管理路径,预见可能会遇到的问题并提供预案。知识管理规划需要从多个方面分析,最主要的是战略、知识员工、流程和制度、IT技术平台,在这个过程中,对前三者的分析是基础,在对前三者分析的基础上自然会得出知识管理对于软件和系统的需求,保证项目的成功。


  趋势四:知识管理与不同职能管理的结合增多


  研发部门与市场部门、档案馆与人力资源、知识产权与知识管理部门、客户服务与财务管理等的知识管理实施内容完全不同,而且差别较大。随着中国知识管理的深入推进,基于不同职能的知识管理探索会越来越多。例如行业的图书馆、档案馆、文档处面临的知识管理问题主要是积累了大量的信息和知识资源,如何发挥作用、提高这些信息和知识可用性;企业客户服务部门的知识管理主要是产出知识、建立知识产出的流程和传递机制满足于求助的客户(电话、邮件、即时通讯方式上的)、自己的工程师、售后服务人员等。


  不同部门和职能遇到的知识管理问题将会探索出不同的解决思路和方法,这将成为几年内知识管理实施的一个趋势。


  趋势五:知识管理软件功能的升级换代


  第一代的知识管理软件和系统完全围绕知识文档展开,但产出知识文档并非知识共享的唯一方式。更进一步说,知识文档却是知识共享中难度最大(有知识但不擅长写、有知识不会写、有知识没时间写)的方式;如果以共享知识文档为参与知识共享的唯一方式,会将80%以上的员工排除在知识共享之外,无法参与知识管理。


  我们认为,知识管理软件系统处在一个升级换代的坎上。优秀的知识管理软件系统将会在关注工作流的基础上更注知识流,因为工作流和知识流关注的问题和内容不同;更加关注信息和知识的评估,因为知识库同样面临着内容太多、准确性太差、过载的问题;更加关注知识员工的使用习惯和知识的生命周期,从关注项目、任务的完成到关注知识员工对于知识的处理是一个飞跃。知识管理软件系统需要从web2.0和企业2.0吸收有价值的内容,需要技术上的进步来支撑。


  趋势六:知识实践社区将成为知识管理实施的热点


  知识实践社区为知识员工提供了一个互相了解、建立信任的环境,也是促进隐性知识显性化的重要工具。我国第一代的知识管理中更多的注重知识管理系统和知识文档,从最近几年的实践来看,知识实践社区的建设、运营将成为知识管理实施的下一个热点。


  知识实践社区包括实体的人与人面对面交流、举办相应的活动等的实体知识实践社区和基于互联网技术的虚拟实践社区。从隐性知识到显性知识有一个过程,而知识管理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缩短这个过程的时间,社区互动的方式可以有效的促进隐性知识显性化的效率。另外,通过知识实践社区这种非正式的沟通、交流、分享方式可以快速的促进员工之间的互相了解,为知识员工的协作、信任打下良好的基础。


  我国组织内部知识实践社区的建设与运营研究与最佳实践都较少,而且支撑知识实践社区的软件系统发展较慢,但这也意味着一个巨大的机会。


  趋势七:知识管理与其他管理方法和工具的融合


  知识管理作为基础管理将会渗入到不同的管理方法中。例如有的企业人力资源部门在研究如何通过知识管理来协助人力资源管理更有效;大部分的CRM系统中都会有一个知识库的模块;从执行力的角度看,员工执行力一方面是执行的意愿,另一方面就是执行的能力,而员工的执行能力提升则赖于知识库的支持、个人处理信息和知识的理念、方法、技巧与工具的掌握情况。


  知识管理与知识产权、智力资本、执行力、胜任力、CRM、PDM等各种管理方法和工具的结合会成为今后几年的热点。


  趋势八:个人知识管理成为知识员工的自我选择和组织KM的重要推动力


  在任何类型的企业中,最有价值的都是知识员工,而且知识员工在企业所占的比例也在持续提高。知识管理的最终实现也有赖于知识员工对于知识管理的认可并参与其中,知识管理必须理顺社会、组织和知识员工的关系。


  越来越多的知识员工选择通过个人知识管理来提升自己的竞争优势,通过对知识的学习、保存、传递、利用和创新全过程的管理来提升自己的知识力。组织知识管理实施应该借重这种力量,通过激发员工的个人知识管理兴趣来促进组织知识管理的发展,达到组织与知识员工的共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