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APH 第八届医药健康行业信息化高峰论坛
加速数字化转型,中国三峡集团推进清洁能源和长江生态环保“两翼齐飞”
2020-10-30  来源:CIO发展中心

本文由CIO发展中心根据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总信息师金和平博士在《数据战略驱动数智化创新暨华北大企业数字化峰会》上的演讲整理 

在《数据战略驱动数智化创新暨华北大企业数字化峰会》上,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总信息师金和平博士分享了三峡集团在数字化转型领域的实战经验。他指出,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应当从企业的实际情况出发,抓住业务的核心才能有效促进效率的提升。未来三峡集团在推进清洁能源开发和长江生态保护的同时,将进一步突破技术壁垒,整合数据资源,同时加强国产化技术工艺的升级改造,通过数字化转型,将大型水电工程建设与运行管理“大国重器”打造成一张带有中国特色的国家名片。

以下为演讲实录,文字略有删减。

金和平.png

金和平博士 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  总信息师

大家好,很高兴能够在这里向大家分享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峡集团)在数字化转型方面的一些实践以及对未来的规划。首先我要为大家介绍一下三峡集团。

金和平1.png

三峡集团是一个典型的清洁能源开发集团,最著名的项目是三峡工程。目前三峡集团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清洁能源集团,不论从清洁能源的装机容量,还是生产的电能产量上来看,三峡集团都位列中国首位。在水电开发领域,三峡集团更是以全世界水力发电容量的5%,雄踞世界第一位。在清洁能源领域,目前位列世界第二,到2021年,乌东德、白鹤滩大坝工程投产后,也有望成为世界第一。三峡集团主要以水电项目为主,兼有风能、光能和其他的一些清洁能源的开发,是典型的传统型、重资产企业。

三峡集团的定位除了大型水电的开发以外,还新增了一翼业务,即长江大保护,并且是发挥核心骨干作用。在金融业务上,三峡集团设立了长江大保护基金、青年开发基金等。在投资、开发、建设、运营的过程中,三峡集团还成立了设计院、工程建设管理等专业服务的子公司。

根据国家的要求,三峡集团的战略定位主要有三个方面:从核心能力来说,要打造全球水电行业可持续发展能力;在国际业务层面,中国水电要走出国门,更多盈利;在海上风电领域,要做创新发展的引领者。目前来看,我们的IT基础设施,特别是技术方面,还差强人意。三峡集团的数字化转型在战略层面有强烈的需求,IT系统(包括技术层面)需要我们共同努力,向自主可控和本土化转型。

金和平2.png

三峡集团的数字化转型项目启动的非常早,从项目成立之初就秉承“业务发展到哪,IT服务到哪儿”的理念,以“持续创新,价值创造”作为信息化、数字化的文化内涵。目前三峡集团的信息系统已经覆盖了从设计、建设、生产、运营、管理、决策等多个领域。

从三峡集团主营业务来看,我们十分重视建设管理的数字化,这是由三峡集团属性决定的,重资产企业的主要竞争力就在于通过精细化施工从而形成具有竞争力的资产。今年的疫情给很多企业都带来了或多或少的影响,而我们并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这是因为我们的生产原料是水,主要的利润来源于大坝,而且能源作为基本的需求,受市场环境影响较小,因此我们在疫情期间依然保持着稳步发展。

金和平3.png

我认为数字化一定要抓住核心,对于三峡集团来说,最重要的是工程建设的数字化,从电能、清洁能源的角度来讲,主要的成本来源于建设时期,大概可以占到总成本的80%。目前三峡集团的建设管理数字化已经从传统的ERP管理系统,延伸至全面的现场感知,涵盖了大坝建设的原材料、温度控制、运营过程等多个方面,进行了相关的分析后,可以实施有效的控制和干预。

大坝建成后最重要的环节是运营,智慧水电站运营的主要工作就是检修,通过对感知的互联网数据进行分析,我们能够明确大坝和机组的健康状况,能够为检修周期、检测次数的方案制定提供数据参考。

水资源的调度利用也是水电领域非常重要的环节,通过合理的调度实现0.1个百分点的效率提升就不得了。三峡集团的人均劳动生产率,人均创造利润,单位劳动成本创造利税都是央企的第一名,同时三峡集团的资产负债率是最低的,取得这些成果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效率的提升,大量工作已经由机器替代人来完成。过去葛洲坝电厂,一个两百多万装机的电厂需要3000多人的运营队伍。现在三峡电站,两千两百五十万装机的容量只需要300多人进行运营管理,劳动生产率获得了大幅的提高。

三峡集团大水电机组每台大概有将近两万个测点,所有测点的指标参数都传送到集中诊断和检修系统,该系统已经在长江电力运行了很多年,现在所谓的IOT概念,实际上我们在很多年之前就已经在做这样的工作了。客观来讲,数据的积累对我们不断优化策略,包括整个流域内所有设备的横向参考提供了有效的支撑。 

金和平4.png

梯级调度是三峡集团最核心的能力,大坝具有防洪、航运、发电、补水等功能,水位的波动对于航运和沿岸生态环境具有很大影响,河道泥沙淤积的控制也很重要。作为流域中的大型水电站,上下游的利益相关者非常广泛,所以数字化对于三峡来说,意义重大,整个流域的调度工作,对于数据的依赖程度很高。举例来说,冬季上海的咸潮现象比较严重,所以在上游加大放水量,江水对海水形成冲击,能有效抵制咸潮现象。

金和平5.png

海上风电的复杂程度更高,无论是勘测、设计、施工还是运营,比陆上风电的难度系数要高出不止一个等级。目前来看,海上风电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属于起步阶段,所以三峡集团的海上风电全产业链和整个平台产品,包括风电数据化资产管理的解决方案,三峡集团牵头联合了金风科技等国内风电设备巨头们一起合作推动开展相关工作,这项工作,无论是经济效益还是社会效益都将非常可观。

金和平6.png

关于智慧水务,环境保护这项工程国家的投资力度很大,十分重视水环境的治理。长江干支流污水管网治理、污水处理、污水检测,这些工作都是长江大保护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必须通过数字化来打造一个更加清洁的长江,营造一个更加适宜人居的水生态环境。

金和平7.png

三峡集团开展的另外一项非常有意义的工作是中华鲟的人工繁殖。中华鲟被称为活化石,是非常古老的一种生物,它每年要从海里游到长江上游的金沙江,再回到海里,但是建造了万里长江第一坝——葛洲坝以后,它们就没有办法游上去了,所以我们在80年代就进行了中华鲟的人工繁殖和放流,放流的效果我们可以通过系统进行检测,我们在鱼的体内放置一块芯片,通过芯片去监测中华鲟的情况,这对于中华鲟的研究和繁殖,提供了很大帮助。先进科技成果的应用在一定程度上为珍稀生物的保护提供了很好的效果。

金和平8.png

在疫情期间,三峡集团没有停下脚步。我们进行了新能源项目的线上开工,通过在线的方式实现了多个地点同期开工新能源项目。我们还在秘鲁路德思项目上,采用线上交接的形式进行了相关的收购工作。还有乌东德首批机组投产,这也是一个千万级装机的电站项目。相较于之前的工作模式,线上的形式在不受疫情的影响下,大大节约了人力、物力、财力,极大地提升了效率。

金和平9.png

总体来说,三峡集团的数字化依然任重道远,我们刚刚规划了具体实施条件的26个重大项目,这些项目大多是国家提倡的新基建项目,大致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新型信息基础设施。我们将建设新型IDC,也就是互联网数据中心。我们要做的就是将清洁能源电流转化为现代社会需要的数据流,未来我们也将与互联网企业合作,以实现更加快速的资源占领。

第二类是公共安全类基础设施。例如计划在宜昌建设的国家安全信息公共系统靶场。三峡工程广受世界各国和人们的关注,因此我们将推进网络攻防、渗透等多种方式的模拟演练,不单是教育培训,这对于国家安全的保护将具有重大意义。

第三类是融合类的信息基础设施。也就是说将传统业务和信息化融合的基础设施,我们将主要推进智慧流域和智慧海上风电两大平台的建设。同时我们将建设一个开放型的长江流域大数据综合资源服务平台,面向整个社会,对产、学、研全面开放,把与长江流域相关的水资源开发和保护有关的数据资源转化为资产,做成产品上架,为全社会提供服务。 除了建设面向整个社会的基础设施,未来三峡集团的数字化也将在“两翼齐飞”的背景下,进一步整合数据资源,同时加强国产化和技术工艺的升级改造,通过数字化转型,努力打造有中国特色的“三峡水电”国家名片。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