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企业数字化能力调研报告》及企业自测工具发布
软件定义数据中心:三家厂商的PK战
2013-08-06  作者:企业网 

  下面我们分别来看看三家主要的IT厂商的愿景与实现方式。


  VMware的虚拟愿景


  在软件定义数据中心领域掘金的领导者非VMware莫属。这家已成立15年的公司在2004年被存储巨头EMC以6.25亿美金收购,如今VMware的市值已达到300亿美金。


  VMware的核心技术在于服务器虚拟化。五年前,该公司的急速增长遭到了首次缓冲,证明是时候开始考虑扩展其核心的服务器虚拟化市场。


  便宜的服务器硬件启发了该公司的增长领域。硬件如此便宜,“机架堆栈”新服务器解决性能问题,而服务器复杂性变得脱离控制。VMware能让一台机器当多台使用,然后将这些机器聚合在一起简化服务器管理——将这些服务器转换为商品。


  VMwarevCloudSuite高级云战略师NeelaJacques注意到服务器只是复杂数据中心的一部分,事实上,只占5%。网络与存储增长及其复杂性是一个更难解决的问题。随着工作负载每三年翻番,组织没有大量选择。他们可以雇佣管理员并扩展,使用杂乱脚本实现自动化,雇佣顾问或管理厂商,或者能基于策略、软件定义数据中心的方式实现自动化。


  Jacques注意到,AmazonEC2的兴起对私有云和虚拟数据中心是个启发。企业开始将其IT架构移向亚马逊而不是自己从头构建,但这样做他们得冒着被云供应商锁定的风险。创业公司愿意将其IT架构移向第三方,而不是自己去面对复杂性,这对于构建IT的厂商是个警钟。


  Jacques表示VMware的目标是简化底层架构,而不仅仅是掩饰复杂性。


  该公司的vCloudSuite有大量组件实施这个愿景。


  vSphere:基于策略自动化的虚拟架构


  vCloudDirector:拥有多租户与公共云扩展性的虚拟数据中心


  vCloudConnector:在私有云与公有云之间工作负载集成的查看与动态转移


  vCloudNetworkingandSecurity:软件定义网络、安全与生态系统集成


  vCenterSiteRecoveryManager:自动化的灾难恢复规划、测试与执行


  vCenterOperationsManagementSuite:用于云环境的集成的、前瞻性性能、容量以及配置管理


  vFabricApplicationDirector:多层应用服务发布与配置


  vCloudAutomationCenter:自助服务与策略驱动的云服务配置


  数据中心革命目前还处于早期阶段。据估计,财富500强公司中只有5%对其数据中心进行了完全虚拟化。Jacques将其比作棒球比赛的第二或第三局,而服务器虚拟化已经进行到了第八局。


  不过,虽然VMware的野心是提供一个综合性的数据中心自动化套件,Jacques表示公司欢迎竞争,不管是其他厂商还是开源社区。“我们希望给用户提供各种选择,”他说,“有竞争有开放很好。”


  VMware对OpenStack实验者很有兴趣,因为他们可能在尝试部署虚拟数据中心架构之后寻求帮助。Jacques注意到VMware最近收购的Nicira公司的高层与OpenFlow和OpenStack关系紧密。VMware发布公告,让vSphere也能运行在OpenStack中,这个开源的云架构项目将服务器、存储与网络资源集中并池化,其背后有200多家IT厂商支持。而且,VMware本来就长期遭受兼容性的压力。


  “我不希望其他公司相信我们所说的,但看看我们所做的吧。”Jacques表示。


  思杰与JevonsParadox(杰文斯悖论)


  思杰是另一家在早期就参与争夺软件定义数据中心市场的厂商。


  该公司整合了一个虚拟数据中心生态系统,包括Xen虚拟化产品、NetScaler云网络平台、开源和标准的项目OpenFlow、CloudStack和OpenDaylight,还与NetApp等诸多厂商紧密合作。


  思杰开源解决方案副总裁PederUlander仍然认为自动化革命永远不会真正实现。他表示:“我不认为我们能到达100%抽象与自动化的境界。”


  就是说,组织已经从他们的数据中心虚拟化实施中获得了很大成效。Ulander看见用户无需IT人员协助就能获得更多控制,通过自助服务门户按需交付服务。例如,使用思杰虚拟应用,用户能在几分钟内就完成LAMP堆栈配置,像这样的简单应用交付可节省好几周时间。使用软件定义网络SDN,管理员能从诸如配置VLAN这样简单的任务中解脱出来。


  Ulander注意到思杰的用户,如Zynga(一家社交游戏公司)和诺基亚投资虚拟数据中心获得了十倍的收益。“不仅投资有回报,而且还能驱动创造与创新,”他说,“企业不这样做就是在花冤枉钱。”


  说来也奇怪,Ulander没有看见软件定义数据中心带来的巨大成本节省。他引用了快有150年历史的经济理论Jevonsparadox,描述煤效率与消耗之间的关系。Ulander说让资源更简单实用导致更大的消耗,而不是更小的消耗。随着用户自己能做更多事情,无需等待IT,他们做更多就使用的资源就更多。


  “真正好处在于业务敏捷性,”Ulander说,“自助服务模式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在该主流到来之前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我相信这将是革命性的变化,”Ulander说“我们很高兴能参与其中,看着它成长。我们思杰也会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


  红帽与开源数据中心


  毫不出奇,红帽是使用开源的方式打造虚拟数据中心。


  “我们想实现一个开放的混合云,”红帽虚拟化总经理RadheshBalakrishnan表示,“我们全力拥抱软件定义的任何东西。”


  红帽的目标是“无状态应用”——如果底层硬件某块坏了,对终端用户没影响,用户甚至察觉不到任何变动。另一个目标是为存储与网络提供通用架构。“单一虚拟管理平台是我们的目标。”他说。


  红帽方式的核心在于KVMhypervisor、RedHatEnterpriseVirtualization、红帽存储、ManageIQ、CloudForms与OpenStack。


  红帽以稳定强悍的开源软件为基础,宣称比VMware有成本上的优势。“虚拟化的价格就能得到云的服务。”Balakrishnan表示。


  他认为OpenStack是VMwarevCloud的竞争者,并且OpenStack是私有云中“默认的架构平台”。


  “如果你想与CIO会面,最佳的方式是你说你想和他谈谈OpenStack,”Balakrishnan表示。他希望在未来12到18个月看见OpenStack产品部署。他说集成层成熟得非常快。


  他看到成本下降、敏捷性与不过时是虚拟数据中心的最大益处。


  “可能会带来一些复杂性与硬件成本,但没有啥技术是完美的呢。”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