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中国CIO人才现状 第二季 报告发布
CIO需加强对战略管理层面的掌控
2014-04-08  作者:比特网 

  当代CIO面临提升信息化作用的新机遇。CIO在企业中,不能满足于职能性的技术支撑角色,要找到新的着力点,以发挥信息化在全局战略中的作用,把信息化力量聚焦于做强做优,提高国际竞争力上来,成为企业不可或缺的战略支持和保障系统。


  同是定位于战略全局的角色,如果把CIO同政委、参谋长或党委书记的作用加以比较,可以看出CIO的弱势来。这种弱势,直接制约了信息化对于实现中央企业战略目标的作用的发挥,在转变发展方式这条主线上留下隐患。不过,这也是CIO的机遇,可以通过加强工作,而取得事半功倍的战略功效。


  CIO在企业中,不能满足于职能性的技术支撑角色,要找到新的着力点,以发挥信息化在全局战略中的作用,把信息化力量聚焦于做强做优,提高国际竞争力上来,成为企业不可或缺的战略支持和保障系统。


  加强对战略的实质内容的掌控


  比较一下,党委书记对企业提高竞争优势的作用,通过“坚持谋全局、把方向、管大事”,可以分解落实在四种能力的提高上,即:进一步提高科学判断形势的能力,驾驭市场经济的能力,应对复杂局面的能力,依法执政的能力和总揽全局的能力。CIO当然不是政治性的,但有一点,却有相通之处,就是它可以加强企业对于转变发展方式这条主线的掌控力,这是来自战略顶层的要求。


  道理很简单,转变发展方式是以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两方面结合作为保障的。书记对政策理解得深入,但未必是生产力专家。信息化是第一生产力。CIO需要有渠道把信息技术“翻译”成生产力,把生产力“翻译”成发展方式,进入战略决策机制去,提高决策生产力和质量。具体来说,就是通过正常渠道保障使上述四种能力,以信息化这种更先进的方式加以实现和提高,使信息化转化为企业主线上的第一推动力。


  现在看来,情况并不乐观。因为这一点没有体制保障。转变发展方式这件头等大事,到底是旧的生产力基础上实现,还是在新的生产力基础上实现(这里不展开具体所指),关系到所谓“世界一流”是哪个现代化水平上的。我认为必须以信息化这个第一生产力作为保障,“做优”才可持续。但这个保障本身如果没有制度保障,就只能靠企业一把手个人悟性来保障。这是一大隐患。


  我认为,在信息时代提高后的国际水平上做强做优,需要发挥信息化在战略体制上的保障作用。不如此,不能保障五年后实现的世界一流企业在时代定位上是什么水平。无疑,这件事是CIO自己决定不了的。企业一把手及更高的委托人,需要认真对待这件事。CIO只有从书记、政委的角度思考做强做优的问题,才能与CEO合拍把事情搞好。一旦有条件,CIO要主动配合领导,从战略全局上做足做透文章。


  加强对战略的管理层面的掌控


  这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它涉及信息化如何聚焦于竞争优势发挥,而起到战略作用。现在许多企业的信息化,还没有到对战略发挥影响的层面。少数信息化水平较高、开始产生战略影响的企业,信息化现在主要的功夫都下在既定战略的执行上了。而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中央企业有一个突出短腿,这就是当要求企业竞争战略随环境和市场转变时,我们的决策机制是小生产的。不转变,我们可以很强;一转变,强不强就不好说了。这是发展方式转变的第二大隐患。这是信息化可以使上劲,但现在没有使上劲的第二个关键地方。


  我们看到,在军队中,作战的参谋长的主要职责是整理战斗信息,为军事首长提供资料并提出一定的建议;经军事首长授意,向下面单位布置具体的战斗任务。我们的企业没有类似参谋部这样的机制。如果战略不变,只是贯彻执行,这样的机制还是可以抵挡两下的。但如果战略要进行调整和转变,目前的信息化机制就会失灵。


  我认为,围绕核心竞争力、获取竞争优势来建立信息化的前端决策机制,是CIO可以对一把手做出的独一无二的贡献。因为一把手整天想的是如何做强做优,做世界一流企业,苦于转变发展方式的事先决策来自拍脑门和小生产。为什么不能面向全程战略管理来建设信息化?没有张良,刘邦光有韩信也打不下天下。没有诸葛亮,刘备光有关公、张飞,也难从战略上占便宜。CIO作为个人,并不需要成为张良和诸葛亮。但信息化可以为企业配备出能起到张良和诸葛亮作用,可以对变化做出提前反应的参谋部来。CIO也不需要有三头六臂,他需要的是做正确的事,在对一把手和企业功效最大的地方做事。


  要识别出上述生死攸关的信息,系统首先应围绕竞争战略的根部,也就是成本领先与差异化两个方向扫描信息;更关键的是要聚焦转型,也就是在成本领先与差异化互补方向(以前根本不承认有这个方向)上,进行细致“侦察”。后者是互联网与信息化的独特角度,是转型密集发生地带,也是企业的书记、CEO一般不会注意,而只有CIO有独特条件帮助企业识别的地方。要透视到什么程度,才能对一把手转型决策产生实质帮助?我个人有个标准,就是要从透视静态效率状况,跃升到透视动态效能(效率变化率)状况。达到这个临界点,信息化系统就会产生质的飞跃,实现对于“转变方式”的聚焦(方式不同,即效能不同)。摩托罗拉错失的那两类典型的要CEO命的信息,就可以对系统显现出来。一言难尽,有机会再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