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中国CIO人才现状 第二季 报告发布
如家集团CEO孙坚:我所理解的传统企业转型与互联网+
2015-11-16  来源:亿欧网

2006年10月,孙坚先生带领如家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如家酒店连锁因此成为中国酒店服务行业海外上市的“第一股”。这是一个似乎不会说“不”的人,因为无论和谁交流,当他在倾听你的时候,“是”与“对”的肯定词语总是从他的口中不断地流出,始终流露着微笑的眼神也不离你左右,他总是要让人感受到他在认真地倾听、积极地认同,或许这正是一个服务型行业老大需要具备的特质之一。近日,孙坚在上海民营经济发展论坛上作了关于互联网++的精彩演讲,值得企业领导者的思考与借鉴。

整理的演讲内容要点:

孙坚在演讲中表示,传统企业当前面临两大挑战:一个是传统企业这几年在整个世界经济、中国经济变化的过程当中面临着很大的压力,日子很不好过。另一个方面,互联网和新经济是那么地风起云涌,是那么地让人激动。和实体经济相比好像一个是在天上,一个是在水里,两边的差距非常大。

对于传统企业转型,孙坚认为“互联网+”加的就是人,对于决策者来说,其实它只是商业进程当中的两种不同的思维方式在未来的经济体中如何去均衡,如何去融合,如何去交互的关系。

接下来孙坚以如家为例,向大家分享互联网+是如何运用其中。

1)互联网消费的个性化。一般的酒店五年有个大的改动,十年有个比较完善的改动,已经很了不起了。但是今天消费者3个月、6个月、9个月的变化作为他们对产品潮流的追求。孙坚表示需要更多分享式的品牌,用社会的生活方式的引导者去创建酒店,然后在酒店的管理平台上去运作。

2)酒店一定是重要的,但最值钱的是数据。传统企业未来怎么去采集数据、标识数据、运用数据的能力,这种能力的培养其实就是未来真正意义上能够转型的基础。

以下是孙坚演讲全文:

我是一个半民营企业的实践者。今天我们面临的是一个大环境,我相信大家作为实践者应该都会觉得有挑战。这个挑战来自两个方面:

一个是传统企业这几年在整个世界经济、中国经济变化的过程当中面临着很大的压力,日子很不好过。我们要承认这样一个事实,这个事实最难的就是我们所谓的产能过剩,未来实体经济最难的问题就是产品过剩。无数的资本去追逐一个行业,接着一个行业不断地重复发展,那一定会带来非常艰难的产品过剩。所以我想每一个传统行业,实体经济特别是很多民营实体经济今天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我们说的挑战和苦水。

另一个方面,互联网和新经济是那么地风起云涌,是那么地让人激动。和实体经济相比好像一个是在天上,一个是在水里,两边的差距非常大。今天如果走到资本市场,几年来我们在一些场合当中,很多资本市场也在嘲笑我们,如家在美国上市,好歹从2006年到今天也快9年了,但是它的市值也就是15到20亿美金,但今天在中国随意一个做所谓的互联网的企业,稍大一点的,他的市值也许就是20亿、50亿甚至100亿美金都不止。所以今天,这边是所有人面临的挑战和无助,另一边看到的是风起云涌,激动人心的资本或者说机会。所以说这是一个非常矛盾,但需要均衡的这样一种年代。

作为民营企业如何去面对?这几年我是怎么纠结,怎么慢慢地走过来,慢慢地怎么去看待,如何真正地去做到,去转型,去创新。刚才讲互联网+,这种模式和发展非常时髦。互联网+、移动、O2O,不管是商业模式还是技术发展都非常时髦。究竟我们+什么,究竟对我们传统企业来说我们能加什么。我们都想做智能装备,但是不是每一个人、每一家企业都能转型到这上面,对于每家企业来说我们到底怎么转型?我们究竟+什么?我们加资本?加产业?加商业模式?所以在这里我分享一下这几年自己的体会,我自己是怎样去面对和实践的。

互联网+,我认为+的是人

对于我们企业现实面临的是决策者怎么去改变,从原来固有的工业化思维,向互联网、新经济时代去转移,或者去学习、去融合、去提升。

那对消费者来说,昨天的消费者我想大家都很清楚。那么今天的消费者呢?现在我们都在讲互联网式的消费者,大家都在说80、85后出生的孩子,那才是真正的全互联网状态的消费者。什么叫全互联网状态的消费者?85年到今天30岁,00年出生的到现在15岁,也就是说互联网刚刚兴起的时候这个群体正好是学习教育尝试阶段,那么到今天他们正好是30岁走入这个社会的主流消费人群,所以真正意义上的全互联网式消费人群,或许从今天开始在未来不断增加,甚至会整个变成全互联网式的消费商业环境。

劳动者其实也是一样,他只是一个角色转换。他在这个角度是消费者,在另外一个角度,在你的企业是劳动者。所以今天我们面临很多90后,甚至慢慢地会面临00后的员工,这些员工未来也是互联网状态的人,对他们来说如何去管理,如何让他们在过去的组织机构中还能产生生产力。我想这些在座的各位有没有想过,我是觉得未来在这些方面会面临着非常大的挑战。所以我想从三个角度来分享一下我的看法。

第一个角度决策者

对决策者来说,都是过去的成功者,正是你过去做得很棒,过去做得非常的有结果,所以你今天可能会做一个领导,成为一个决策者。那么今天决策者面临的环境的变化,我说的环境不仅仅指技术环境、社会环境,还包括消费环境和生活方式在发生变化。你如果还是过去的决策方式行不行?在这里我自己也是这样,我相信每个人都会这样。在五年前我是恐惧的,哇塞,互联网突然一下子就来了,就得消灭我们,我们到哪去生存。三年后又变成纠结,好像它们也没有那么厉害,好像还是需要我们地上和空中去配合,但是怎么配合呢,于是又从恐惧变成纠结。怎么去弄呢,这个技术我到底是要从传统公司变成技术公司还是搞成原来我们的产品公司呢?今天我想,我们就豁达一些,可以开放地去谈这些事情。其实它只是商业进程当中的两种不同的思维方式在未来的经济体中如何去均衡,如何去融合,如何去交互的关系。

从我自己是个决策者,从原来最早的恐惧,到后来纠结,到今天我非常开放,这一点我想非常重要。面对互联网+最重要的对决策者来说去承认这个事实,如果今天你不承认,那你真的是out了,但是如果你承认,你也愿意去学习和接受、拥抱,甚至去分享和交互,融合所谓的过去和未来的理念和观念的话,我想我们都会有很多的机会。

所以我这就讲一个例子,讲我对酒店,对如家未来战略发展的一个我们的设想,在这个设想的例子当中,我希望能够分享互联网+是如何运用其中的。

大家都知道酒店,我们在谈战略的时候,我们在想一个问题酒店未来的路程会怎么样?如家2002年成立到今天2015年13年时间,在中国350多个城市拥有3000家门店,从1家到3000家,从1间房间到现在35万间房间,从1个客人到现在一年接待1亿四千万人次的客流。

第一,我认为这是一种商业模式,换句话说它是一种产品商业模式。在思考未来酒店什么样的时候,我们一直在想过去酒店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是什么?过去,酒店存在的价值是因为家里的住宿和酒店是不一样的。所以在十年、二十多年前住酒店,很舒服,很显耀,因为住了一个很温暖和多处不一样的地方。

第二,酒店具有小社会的功能,十年二十年前只有在酒店可以办婚礼,只有在酒店可以喝咖啡,只有在酒店有卫生间,因为它承担了小社会的功能。但今天你去看,社会的每一个分工是那么的细,那么的专业,那么的突出,所以它本身存在的意义,或者让你觉得自豪的东西慢慢地变成不是你必须的。

第三,最高层去住酒店是room service,什么是room service,你就结一张单子,打个电话一会就送到你门上了,这个在以前有没有,在其它地方你不可能有,这是什么,这是一种腔调。今天你看整个社会,“饿了吗”、“到家美食汇”,任何地方在APP上点一点都能送到你家里,room service已经实现了到每一户人家里。所以这个概念我们需要再认识,我们觉得未来的酒店会是什么样子,所以我们接触的第一个例子就是未来的酒店可能需要小,不能那么大。为什么呢?

因为原来的那些功能到现在社会已经非常完整了,都不需要酒店完整地承担这么多功能了,所以酒店可能更要有小的感觉。那么很多人说为什么我们之前要建那么大的酒店呢?因为你是成功的,因为效率,如果有同样的配置、同样的公共区域、同样的配套,那你越大越好,因为分享的效率最高,但今天你不一定用自己的资源去构架这些,可以用社会的资源,用互联网+,用互联网的社会共享经济的思维去思考的话,那你就可以变得不需要那么大了,因为它的效率是同样存在的。那么变得不大就会有什么呢,就会有个性。

所以我们就思考85年后的真正全互联网消费的消费者今天有什么特征,就是特别个性,特别自我。所以如果今天酒店还是一样的,每个酒店300个500个房间都是一样的,未来很难有一群这样的人真的全部在你300个500个房间之中,今天在社会上已经慢慢地出现很多设计酒店、主题酒店。为什么?因为个性化越来越浓。但是个性化很难规模化,你搞个个性化的东西来做500个房间,那就不个性了。原来因为效率无法体现,只能提出效率化而淡漠个性化,但是未来世界消费者是互联网式消费者,他要的是个性但同时对你的商业模式来说你也可以用共享经济的模式让你配置,让你自己的核心产品变得有特色。

现在Airbnb在旅游行业用了5年时间在世界上有300多万间房间,超过酒店集团现在的老大希尔顿,原来的洲际、万豪。它们做了这么多年不到100万间房间。对这个事情怎么看?

Airbnb这个事情出现以后对旅游行业最大的一个挑战是今天的消费者和未来的消费者是不一定能体会到粘在一起。因为原来如果纯粹以专业为主的核心竞争力的话,Airbnb这种以民宅为基础共享经济资源的,这种模式是很难成功的。但今天它确实成功了,所以包括我自己今天去美国,我有Airbnb,我可能就到一个普通人家居住,但是我没有感受到有那么多的不舒服,因为这是社会的基本水平。今天很多家庭的装修基本达到五星级这个标准。所以今天一个民宅它也能承担接待酒店客人的功能。这是很重要的一个挑战。我们怎么去思考我们原来认为是合理的核心的商业模式在今天是可以被替代的。

原来的酒店每天都要做很多维护,像海鸥饭店这样的一家酒店能够做到这样是非常不容易的。但即使是这样,它们也很难做到每两年每三年去改造,成本太大了。酒店固定成本非常高的。上亿元人民币的投资过两天或者过几天就换掉了,不可能的。一般的酒店五年有个大的改动,十年有个比较完善的改动,已经很了不起了。但是今天消费者3个月、6个月、9个月的变化作为他们对产品潮流的追求,其实大家可以想像那种剪刀差、不匹配性。但是这种不匹配性能不能实现呢?我想今天有可能实现,就是互联网的平台经济的方式。

我跟家具厂说,我这个房间的家具给你去做,以后每两年你出新品了把家具改一下。以家具为主题特色的概念的酒店,它里面的变化完全可以适应这个趋势。这其实就是互联网思维和互联网平台给我们带来的传统行业怎么去思考未来的转型。那么我想,这对如家来说,我做如家的时候认为如家做到五千家酒店,最多三四个品牌就足够了,每个品牌做到1000多家,这个一点问题也没有,我们现在做到了700多家。但10年前的如家,商务人士、休闲人士、家庭人士,人人都可能去住,但是今天大家分化了。所以今天我们看,未来可能需要一万家酒店,至少需要50个品牌。我需要更多分享式的品牌,用社会的生活方式的引导者去创建酒店,然后在我们酒店的管理平台上去运作。

如家未来会成为什么?如家前端要小而美和更加精准,小而美是说我要更多的小而有个性。要精准,用什么方式呢?用互联网平台的方式来共同运作社会酒店社群。那么在后台呢,我们需要的是数据,有人说今天如家最值钱的是什么?是酒店吗?当然,酒店一定是重要的,但最值钱的是数据。也许我们还没有真正挖掘到位的,就是一亿四千万人次的消费流量。这个流量能不能更加的精准,更加的影像化。

所以今年6月份,我们从德国专门引进了一套系统,专门做CRM,专门做产品就是让这些来的人怎么上面有标签。传统经济是用产品跟服务去吸引客人,不同的产品有不同的定位,不同的定位之间还有交叉。所以真正意义上,每个消费者,经过无数次消费,它的交叉的结果就是会显示各个消费的影像。如果你能真正地去用数据的分析来描绘出它的影像,那么未来真正的价值就是数据运用的价值,你可以给出非常准确的东西。所以传统企业未来怎么去采集数据、标识数据、运用数据的能力,这种能力的培养其实就是未来真正意义上能够转型的基础。不要说今天我要马上上系统,系统很多时候是一个时尚的东西,让你有很多投资甚至是血本无归的东西,但重要的是你要知道商业本身在它后面的思维方式——互联网的开放、共享、交互、融合、渗透和穿透,让你的商业模式有更多的延伸和触角。

举个简单的例子说,未来中央电视台就是一个大流量,为什么它下面有很多频道?今天我们不一定是平台,我们争取去做一个频道公司,在这个行业当中,你是一个频道,你是专业的,同时你可以接受大流量关注你。这是决策者。

第二个角度消费者

消费者最重要的是需要学习,需要时间,需要个性,需要自我,需要互协,需要传媒。在工具上,每一个传统行业,在销售、营销、服务上都有很多工具,这种工具将来就是用互联网的工具去实现传统行业效率的提高。酒店预订现在基本上都在网上,手机已经占到60%-70%。顾客服务方面,现在我们用的是人工机器人的方式:小如机器人。小如机器人服务的准确率比我们人工方式要高得多,小如机器人还可以记录所有数据进行分享。

再讲传媒。我们每年做一次运动会,今年在萧山做,三千多家门店,二千多名总经理去参加。我们有将近五千万的会员,一亿四千万人次流量中,我们今年能不能拉一个顾客队?在网络上会员中发布招30个顾客来参加的通知,最后你会发现短短几天,一万多人次报名。所以传统行业都可以参与互联网的触角,社交化的平台。

第三个角度劳动者

劳动者最直接的,他的效率是最高的,就是互联网本身工具它的效率是最高的。互联网教育,数码教育,所有人都可以打开智能手机,随时随地消费,随时随地参加学习、考试。你的审批时原来一张一张单子批,还是选择一键结束。现在在外面开会很难,有没有可能在互联网上进行,其实很简单。

另外一件事情,也是很有意思的。我们现在的用工很难,但是我们发现,我们酒店很多的员工去打两份工,打三份工,都是外地人,都想多做一点。但是我们自己也要用工,所以我们自己做一款APP,自己员工在上面点,员工有空,可以根据定位,自己在上面申请做事,这就让整个社会闲余的资源可以充分利用起来。这也是我的两大愿望之一。第二件事就是真正意义上做一个社会劳务可以共享的平台。技术上都是可以做到的。这是传统行业面临的问题:效率低,成本高,招工难,从消费者的角度怎样去思考。我自己作为一个传统民营企业,我们在互联网的时代,我们不能去抵触,不能去惧怕,我们就是应该去学习,跳进去,进入互联网。去拥抱明天,才能对历史有更大的贡献。